哈瓦那犬一种会越养越喜欢的狗

宠友帮

宠友帮

帮主大大哦


哈瓦那犬一种会越养越喜欢的狗壹

沈彦良。

此人入行整十年,以“金毛”著名。其玩狗行径在此不表,金戈铁马也好,晓风残月也罢,有人了解,无人知晓,均可;百度一二,总有蛛丝马迹,若你熟知赛场,更是对他做了什么不会觉得意外,尤其是他又从美国买了什么狗,你听说了,“哦”一声;看见了,赏玩一番,反正经他手配合他兴趣头脑一发热买回的赛犬只差猎犬组的品种,他就可以集齐七个组别,在自家后院来一场“BIS总决赛”。

哈瓦那犬一种会越养越喜欢的狗

2008年美国“优卡杯”上他指着正在赛环里比赛的PPGV跟我说:怎么样,我弄一只回去玩玩,猎犬组的!

我嗤之以鼻:你脑子又发热了吧?!当时我心里的潜台词是:您真以为集齐7个品种就能“召唤”一个BIS啊……

虽然做朋友多年,但我始终没有很严肃地看待过他从业这件事儿,尽管我知道他和其他打比赛、做繁殖的人一样,也辛苦也付出,可我多少会坚持一些偏执的看法:这就是一个“玩”主,除了兴趣使然,不必想太多原因和结果。

忘了在哪年哪月,我才知道他一直在思量,繁殖和推广一个小型品种,一来是适合中国家庭饲养的;二来,以他繁殖金毛的经验,足以去做这件事儿了。

他把美国最好的法牛犬舍的狗带回来的时候,我以为就是这个品种了,的确,法牛有足够的卖点被大众接受和喜欢,认知度逐年上升,算得上是目前的热门宠物,他说:我就是喜欢,养一只玩玩,大家都开始“热”这个品种,我再跟风就不好玩了。

所以,去年年底,美国繁殖者亲自把他买的哈瓦那犬“Drake”送到中国来,第一场比赛就拿到了RBIS时,我开始关注这种很多中国爱犬者,甚至参赛者根本没听过没见过的狗,也才明确了这个品种才是彦良关于“做”一个小型犬的最终目标。

哈瓦那犬一种会越养越喜欢的狗贰

“Drake”已经在专业圈成为焦点,从不乏热门不乏明星的玩具犬组脱颖荣登冠军,二货们不敢说“黑马”,发烧友围观“新大陆”。无论“Drake”是否能完成彦良的规划,它,都以“中国第一只哈瓦那犬”的身份被人们记下,它开启的是“阿拉丁”还是“潘多拉”,留给不那么重要的历史吧,沈彦良把它带到了中国,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“哈瓦那”除了是古巴的一个地名,还是一种狗的名字,好比我们知道可以抽的,又不违法的,除了香烟,还有雪茄。

在美国赛场见到这个品种之前,我在AKC的画册里初识了“哈瓦那”,没有太多的好奇,那本画册是手绘本的,不够生动,加之“外貌协会”如我,到了美国赛场,自然追着那些奇形怪状的看,印象中为这种狗驻足还是因为一只被毛被搓成“小脏辫”的哈瓦那,可惜它与一只高傲的爱尔兰猎狼站在一起,我选择了和大个儿的合影留念了。

所以,当彦良在电话里饶有兴趣地跟我描述“Drake”时,我的热情远比谈论“肉肉”(他的法牛)时差了很多,所以,当他说要带着哈瓦那和法牛来参观“秀迷”新办公室时,我所有的“热烈欢迎”是给“肉肉”的。

但当我见到“Drake”后,情势有所改变。

哈瓦那犬一种会越养越喜欢的狗叁

哈瓦那!

“Drake”和“肉肉”都不认生,见到陌生人都非常友好热情,但“Drake”是彬彬有礼而优雅的,脚步轻盈,被毛飘逸,紧跟彦良左右,像是被“爸爸”领着来做客的“小绅士”;相比之下“肉肉”的自来熟就略显痞气,经不住一众美女编辑的喜爱,顿时忘了自己跟谁来的,一副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架势,把壮壮的身体放倒在美腿之中,晾着肚皮,淌着哈喇子……“Drake”则随着彦良到我办公室里,趴在他脚边听我们说话,很安静,但也很专注地留意着彦良的举动。

而我瞬间被这种专注打动,因为它能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(从美国到中国)如此快地接受并忠诚于新主人的特质,令我深深折服于这个品种的性格魅力,爱狗如我们,想拥有的不就是这样一只能够眼里只有“我”的狗吗?

我完全理解自己的这种心动,我的Didi是一只绝对以自我为中心的、极具犬种特征的北京犬,就算我拿着它最爱的食物满脸写着“求关注”蹲在离它不到一米远的距离希望它主动走到我身边时,若它心情不美丽,绝不挪半步。说与彦良知,他一脸得意,拍拍沙发,“Drake”立马跳上去,并紧挨着他继续趴下,听我俩说话。

屋外,“肉肉”笨重的脚步声还在溜达,紧接着,我听见有人“挑事儿”地嚷:Didi,有人进你窝窝里了,有人啃你的“小黄鸭”了……很快“小黄鸭”的啾啾声引起“Drake”好奇,它站立起身探头,彦良拍拍它:没你的事儿,别理那二货。它看了他一眼,把前腿搭在他的腿上,让一个原本就很亲密的画面更亲密了一些。

后来,我把“Drake”抱在怀里很久,给它吃了一些零食,它也表现出一只狗应有的狂热和讨好,但都极有分寸。我与它整整“混”了一个下午,分别时,我想我已经爱上哈瓦那了。那一天我穿了一件黑色的裙子,早上出门前,我花了十分钟清理裙子上的猫毛,而把“Drake”还给彦良后,我准备的粘毛工具毫无用武之地……

于是,我明白了彦良说的“哈瓦那是非常非常适合作为家庭宠物的一个品种”。

哈瓦那犬一种会越养越喜欢的狗肆

“Drake”&“Ted”……

“Drake”引发了我想了解更多哈瓦那犬的兴趣,于是找老猫求解,他告诉我这期杂志他翻译的标准插图手册便是这个品种,之前迟迟未做是因为国内鲜少有人知道,加上插图画得不够理想,这期杂志正好是哈瓦那的封面,又有真实而到位的“活例子”给读者看,是非常好的“教材”。

今年8月中旬,彦良要到AKC总部完成两周的裁判培训课程,走之前他告诉我会再带两只哈瓦那回国;培训结束后,他多留了一段时间,正好有赛事,他可以多看看美国赛场的哈瓦那,他在微信里告诉我还顺便帮朋友牵了一只,拿了G4,接着他把“Ted”的照片发给我,说它的颜色更招人喜欢,我拿去给老猫看,他端详后说:这只哈瓦那很漂亮!

彦良和蒋蒋(卓越犬舍培养的指导手)带着“Drake”和“Ted”来拍封面,两只狗出奇得乖,前后不到两个小时就完成了。彦良在给“Ted”美容时,我站在旁边,他边工作边问我:你说,给它梳个什么发型?我问:标准是什么?他说:哈瓦那的被毛从颜色到造型,任何都可以,所以无论在家还是赛场,打理起来都容易。

我探头看正在外面拍摄的“Drake”,是个偏分,我说:给“Ted”来个大背头或中分吧。

后来,我妈妈也好奇地来看哈瓦那,这位超喜欢狗的老太太抱完“Drake”抱“Ted”,两狗深得老人家欢心,瞬间从“小绅士”转变成“小可爱”,各种撒娇各种腻,当得知这是两个“小伙子”时,她拍着它们的小脑袋说:不打架的就是最好的小朋友。然后,老太太给它们分别扎了一个冲天辫以示褒奖,黑白的“Drake”是酷酷,黄白的“Ted”是嗲嗲的,绕在人群中的它们是快乐的,以至于我好像看见那画面的上空飘着一行字:我们都爱哈瓦那!

哈瓦那犬一种会越养越喜欢的狗伍

我问蒋蒋:你也喜欢它们吧?

大男孩已经从一个青涩少年变成了健硕的男子汉,他抱着膀子露出肱二头肌,笑意满满地看着两只可爱的狗,说:开始真没感觉,我一直喜欢金毛那样的大狗,但那只母犬从美国回来以后分给我管理,刚到的时候它还有点警觉,跟我“睡”了一晚,第二天开始就像小跟屁虫一样粘着我,那感觉,嘿,挺美的!

我与彦良都捉了他的“语病”,坏坏地笑着看他,他也自知口误,一脸羞红,但还是没遮住那由心而生的“挺美的”得意。

晚饭时,在座的人聊得欢实,蒋蒋两次出去查看留在车里的“Drake”和“Ted”,看着他的背影,我突然有马上就养一只哈瓦那的冲动,我想,爱狗的人,养狗的人都能明白这种感觉:彼此信任,彼此牵挂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儿,也是走向不离不弃最踏实的过程。

发布于 2018-09-05 15:01:42

评论
相关问答
最新问题
热门问题
最新文章
加入我们
宠友帮宠物微信服务号宠友帮宠物服务

宠友帮宠物服务

宠友帮宠物微信小程序宠友日常

宠友日常

宠友帮宠物百度小程序宠友帮宠物在线问答

宠友帮宠物在线问答

宠友帮宠物QQ小程序宠友帮

宠友帮

宠友帮宠物头条小程序宠友帮

宠友帮